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晓曙 > 背离全球化 美国贸易新秩序将开启大分裂时代

背离全球化 美国贸易新秩序将开启大分裂时代

按:这是2014年写的一篇旧文。转眼4年过去了,回头看,有些事情并没有按当初的设想发展,不过,读来仍觉得值得回味。由于篇幅限制,发表时被编辑砍去许多。现把原文摘来,完整呈现。

 

当前,美国正专注与主导世界贸易领域的三大谈判。这三大谈判分别是与欧洲缔结《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IIP)、与亚洲达成《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以及与20多个国家旨在重订《国际服务贸易协定》(Trade in Service Agreement , TISA)。美国在这三大谈判中均掌握着控制权。《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把美国与日本、越南、马来西亚、汶莱、新加坡、智利等经济体连接起来;《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将进一步加深美国与欧盟经济体的联系。美国副总统拜登日前表示,通过这两项协议把全球近三分之二的经济体联合起来,美国处于这两大贸易区的核心。除了加强区域贸易的领导力,美国在专业贸易领域也试图重塑与加强美国的领导力。《国际服务贸易协定》(TISA)由美国澳大利亚发起,已经开始近两年时间,目前48个国家加入了TISA阵营,其中有美国、日本、欧盟成员国等发达国家,也有智利、巴基斯坦等发展中国家。TISA覆盖了全球70%的服务贸易,年贸易规模可达4万亿美元。

美国主导的三大国际贸易协定是出于防御目的而发起的。美国希望利用这三大协定与欧洲、日本以及其他亚太经济体建立更紧密的联盟应对来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挑战。俄罗斯没有被纳入《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IIP),中国也不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贸易谈判的一员,在全球服务贸易排名前20位的国家中,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也未被纳入进《国际服务贸易协定》(TISA)。特别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被国际社会解读为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战略的经济支柱,是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经济分支。三大协定谈判作为明确战略需求的工具,旨在制衡新兴市场经济体尤其是制衡中国快速崛起的地缘经济。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自2001年加入WTO以来,积极参与多边或双边贸易与投资合作,迅速融入国际经济活动,成为全球经济重要的贸易力量,在全球经济危机期间对世界经济的增长贡献超过50%,但中国被排除在这三大协定谈判之外,同样的,具有重要贸易力量的俄罗斯、巴西和印度等大型新兴市场经济体也被排除在这三大协定谈判之外,充分彰显了美国重构21世纪世界贸易规则、缔结或加强地缘政治与经济联系的新世界秩序观念:放弃战后多边主义框架,采纳双边和区域协议,其战略目标是与部分国家达成优先的贸易和投资交易,通过增强的双边主义获得进入市场的渠道;此外,通过设置更高的监管标准与准入门槛,建立地区性贸易机制,遏制大型新兴市场经济体特别是中国的崛起。

美国的新世界贸易新秩序将开启新的全球化大分裂时代。

1800年代工业革命以来,世界经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所有的国家都实现了经济增长,无论欧洲、亚洲还是非洲或其他洲,惟一的差异在于增长的快慢程度不同。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认识到技术及其背后的思想是世界经济长期增长的最主要因素。技术的突破与创新通过贸易与直接投资扩散到世界各地,伴随着贸易交往经济繁荣也传播到世界各地。由于技术及其背后的思想具有非竞争性,人们也逐渐达成共识,分享可以促进经济的共同繁荣,自由、公平的全球化贸易有利于每个国家经济效率的改善与国家财富的提升。在传播与扩散现代经济增长与繁荣的过程中,人类共经历了三个重要时期与阶段。

1800~1945年时期:自英国首先实现工业革命以来,经济增长与繁荣沿着三条主要道路传播与扩散。在此约150年期间,逐渐形成了贸易与投资全球化框架的雏形。英国工业革命后,大多数工业革命成果从英国直接扩散到英属殖民地:北美洲、澳洲。由于这些地区都属于温带区域,自然条件和英国非常相似,英国的生产技术、法律制度等自然的移植到这些地区。另一个经济增长的扩散方式出现在欧洲内部,扩散与传播的顺序先从西欧到东欧,再到北欧和南欧;到十九世纪末,工业化完成了在整个欧洲的扩散。第三种传播与扩散道路是从欧洲扩散到拉美、非洲和亚洲等地区。这类扩散方式遭遇到了激烈的冲突与抵抗,它伴随了社会组织根本性的巨大变迁以及与欧洲列强的痛苦冲突。最终,现代经济增长与工业文明扩散世界各地,均普遍提高了生活水平。

1945~1991年时期:战后世界经济秩序发生了大分裂,沿着三条轨道发展。一战与二战损害了国际贸易网络,结束了欧洲领导的全球化过程,全球化市场体系所带来的好处,包括全球性劳动分工、开放的国际贸易、技术分享与扩散全部被埋在两次世界大战的废墟里。世界政治与经济分裂为三个阵营。第一世界是发达资本主义阵营,主要成员包括聚集在由美国领导新建立的以市场为基础的自由贸易体系下的欧洲、美国、日本等工业化国家,关税贸易总协定(GATT)是这个自由贸易秩序的规则集合。第二世界是社会主义阵营,由前苏联、中国、古巴、朝鲜等30几个执行中央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国家组成,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一。社会主义阵营同第一世界几乎完全隔绝,不过在社会主义阵营内部通过易货贸易等方式实行了经济一体化。第三世界由战后从殖民地的统治中独立出来的国家组成,它们选择按照自己的道路独立自主发展自己的工业,不结盟也不参与对外贸易。

1991~2008年时期:以柏林墙倒塌、前苏联解体为标志,在随后的将近20年期间,经济贸易全球化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世界经济进入贸易全球化多边主义的初期阶段。所谓多边主义是指各国在追求共同目标的过程中合作制度化。世界主要贸易国抛弃各自的狭隘利益考虑,为维持贸易的公平与自由、实现共同的繁荣,在《关贸总协定》的基础上达成广泛的国际共识,创造了WTO。中国、俄罗斯、越南、巴西等曾经的社会主义阵营分子也被接纳入全球性质的WTO。在WTO机制下,所有的成员都是自由秩序的受益者。根据世界银行以2005年基准价格基于购买力平价统计数据,在1991年全球GDP约为364384亿国际元,2008年全球GDP约为657733亿国际元。短短不到20年期间,全球化的国际经济秩序是世界经济取得了令人惊叹的增长奇迹。

2008年全球爆发了周期性经济危机。这场可以和上个世纪30年大萧条相提并论的经济危机正变成一头撒野的野兽疯狂的撕扯与吞噬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取得的全球化体系。在追求本国经济复苏过程中,一些主要经济体被短期的利益蒙蔽了全球化视野,国内民粹主义思想左右了政治家们的良心,贸易保护主义频频冒出头来,转向寻求摆脱全球协定,以便在双边基础上获得合作伙伴让步,或者保护国家主权。以WTO为例。2008年印度与美国就农业补贴问题产生冲突,这次冲突谈判如果相互达成妥协原本应该可以为2001年在卡塔尔发起的WTO多哈回合谈判画上完美句号。但自美印陷入争吵,谈判就停止了。此外,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中,不仅权力中心的数量会增加,国家利益也会增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危机中处理中不满以美国为主导打造的国际机构与权力体系,要求提高在国际经济组织中的投票权。危机中美国像一只日渐衰落的狮子,它不想分享权力却也难以让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体接受它的安排。在寻求从经济危机中复苏的过程中,美国坚定的认为多边贸易体系已无法继续提供以往的优势,它将退出全面贸易安排,转向采纳双边和区域协议。可以悲观的预见,如果美国主导的三大协定谈判取得成功,世界经济秩序将再次分裂开来。

基于双边或地区性贸易协定形成的全球化分裂格局将严重影响世界经济增长与繁荣的传播与扩散。李嘉图发现对外贸易可以让一国更有效率的分配自身的生产性资源,对外贸易能大大提高一国的经济效率,改善一国的经济状况,无论发达国家还是欠发达国家。也就是说,公平、公正的自由贸易并不是一场一国赢取而另一国受损的经济利益零和游戏,而其实是一场通过发挥贸易国比较优势能够获得正收益的经济游戏。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经济的显著成长就是经济得益于全球化最好的例证。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带来了全新的国际分工:发达国家企业将拥有高劳动生产率技术的生产基地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提供低工资成本劳动力,两者紧密结合进行生产。发达国家高劳动生产率技术与发展中国家低工资组合充分发挥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各自的比较优势,大大改善了劳动生产率,带动了全球经济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高速增长。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借助开放的国际经济体系,中国确立了“世界工厂”的地位,迅速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如果美国主导的三大协定谈判取得成功的话,对整个世界来说,都将不是件前景令人兴奋的事情,它将侵蚀多边主义,直接推毁与扼杀WTO,在以美国为中心的区域国家与另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国家之间设置贸易壁垒,施加市场准入限制,降低自由贸易带来的好处,尤其是破坏20世纪90年代以来给全球经济带来福祉的国际新分工形式。即使对美国来说也不是件令它自己满意的事情。拒绝主要的、大型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参与相关贸易与投资活动,美国实际上正失去它过去引以自豪的开明的自利精神。确实,美国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技术创新能力,但高劳动生产率技术并不是它能获取最大利益的竞争优势。只有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紧密合作,以美国为首的经济体才能发挥它的比较优势获取它可能得到的最大利益。全球化框架下的经济秩序有利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和繁荣,但,这并不是美国或其他发达经济体高尚的施舍,而是它或它们最大化自利行为中无意的利他行为。全球化的分裂格局将伤害整个世界经济的增长福祉,不仅会伤害到新兴市场经济体,同样会伤害到美国及它的盟友。

美国原本仍有实力为全球接触奠定基调。自18世纪70年代工业革命以来,新能源是经济繁荣的根本动力之一。上世纪末,水平钻井和分断压裂技术方面的重大突破实现了页岩气的大规模生产,2001年至2011年,美国页岩气产量连续翻了四番,达到接近2000亿立方,显著增强了美国能源的能源供应水平。以页岩气为代表的清洁能源与以互联网为信息通讯技术发展可以令美国经济再振雄风,继续引领世界经济,新技术革命带来的生产与市场扩张将推动经济走向新一轮的繁荣。但是,这一次美国拒绝了世界,它已经不再愿意去通过谈判构建对于自身以及世界各国都有利的全球化秩序,它已不相信更加自由、公平的全球化有利于整个世界经济的增长,也不再相信它会是自由秩序的最大受益者。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