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晓曙 > 放宽历史的视界:2016,美元强势不变(上)

放宽历史的视界:2016,美元强势不变(上)

  自12月16日美联储宣布上调利率25个基点以来,市场对未来美国经济及美元的走势看法不一。新债券之王Gundlach悲观的认为加息时机糟透了,美国经济依然过于脆弱,难以承受加息带来的冲击,美联储会让自己后悔,也因此出现了美联储未来将自打嘴巴再降息的论调。一些国际大投行,比如摩根大通,认为美联储加息之后美元升值的假设是没有历史根据的,加息之后美元并不存在升值的趋势,但是却有很多人愿意相信这样的假设,那些寄希望于在美联储加息之后美元能够升值的投资者恐怕是患上了“失忆症”。因为从历史来看,美联储加息后,往往都会经历一段贬值时期:1994年,加息后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两年,美元指数分别下降1.09%、1.54%、4.85%、5.38%;2004年,加息后一个月,美元指数短暂冲顶,上升1.31%,紧随加息后、三个月、半年、两年,美元指数分别下降 0.91%、6.09%、5.83%。历史似乎表明:加息后美元指数贬值,在半年左右时间里到达高峰,两年后,贬值趋势才可能发生反转。

  从加息后美元指数走势来看,交易数据是支持加息后美元指数贬值的,历史彷佛真的开始重演了!

   但是,历史从来不会简单的重现。放宽历史的视界,把美元走势放在更大框架去认识,可以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结论。我们认为,推动自2011年以来强势美元的动力依然强劲持续,2016年美元将继续保持强势不变。

几点理由如下:

 一、 2016年美国经济面持续向好,复苏大势不变。自2009年第三季度开始,美国经济重回复苏,2010-2014年经济增长率分别为2.53%、1.6%、2.22%、1.49%与2.43%,根据IMF的预测,2015年美国经济增长率为2.57%,2016年更高达2.84%。尽管面临地缘政治动荡、政治周期等不确定因素,但是美国经济复苏的动能稳定,增长动力稳定且强劲。首先,美国制造业成本竞争力提升。工业革命以来,新能源是经济繁荣的根本动力之一。自2004年来,由于页岩天然气资源的大规模开采,北美天然气的价格已经下降了25%-35%,改变了世界各国依赖能源的产业的竞争力。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制造业成本竞争力指数,美国制造业成本竞争力相对其它经济体不断提升,促进美国回归与发展高端制造业。

其次,美国全要素生产率处于持续缓慢提升通道中。根据美国官方数据,2010-2014年美国所有经济部门的潜在劳动力生产率增长率分别为0、0.71%、0.96%、1.03%、1.12%,2015年与2016年的预估值分别为1.17%和1.42%。持续向好的经济基本面为美元进一步走强提供了宏观支撑。

  二、  资本回报率的持续提升。资本是逐利的,资本投资回报率的波动变化引发资本的流入或流出,说到底,资本回报率的趋势变化决定了美元指数的趋势波动。自2001年以来美国资本回报率递减下降,美国国内投资机会逐渐衰竭,资本大规模流出美国,制造业出现“空心化”。在这期间,美国大力发展金融服务业,专业生产“金融产品”,在这种新的国际分工新形态下,全球经济失衡加剧,最终爆发了2008年次贷危机,引起了经济不景气与差不多十年的弱势美元。但不可忽略的是,美国经济具有非常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持续的科技创新成为推动美国经济复苏与内生增长的主要力量。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年代以来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成为了世界经济中心与科技中心,科技水平始终处于世界技术最前沿,是世界技术创新的重镇及技术扩散的主要发源地。领先的科技创新使得自2011年以来,美国国内的资本回报率连续递增、不断上升的阶段。2015年前三季度,美国研究和研发季度增长率为5.68%,也超过5.13%的历史均值,持续为改善资本回报率提供动力。伴随资本回报率不断提升的将是资本的大规模回流,美元将持续走强。

   三、  美元霸权保持稳定。1971年“尼克松冲击”后,美元价格与黄金价格脱钩,美元本位制与美元霸权确立。尽管近年来俄罗斯、中国一直想挑战美元的霸权地位,但以开放性为显著特点的美国无论在经济、军事、金融体系等方面均保持了霸权的稳定性。可以注意到,人民币纳入SDR后仅是挤占了欧元和英镑的份额,美国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并未受到撼动。在宏观基面改善、资本回报率上升的护航下,美元继续保持着对全球资本的稳定吸引力。2015年前三季度,美国风险投资的投资额季均157亿美元,明显高于历史均值。

 展望2016年,2016年强势美元大势不变!

 

推荐 69